作者宋鎮照為成功大學政治系暨政經所特聘傳授、洪鼎倫為成功大學東南亞研究中間助理研究員

Narendra Modi。

印度在今年110日宣布,為記念印度及東協建立對話火伴關係25周年,印度總理莫迪(Narendra Modi)將約請東協10國的向導人在125日至印度進行記念性的岑嶺會,而此次高峰會的主題為「共同的價值觀、配合的命運」,預計將聚焦於海事合作、區域事務及東協與印度將來關係成長標的目的。

當天印度總統柯文德(Ram Nath Kovind)將主持午宴,接待預會的東協魁首,而印度總理莫迪會主持文化之夜和晚宴,會後將發布「德里宣言」(Delhi Declaration),此舉對印度鼎力拉攏東協國家有其象徵政經意義。

隔日將約請東協向導人做為印度共和國日的主賓,參與閱兵典禮。而此閱兵儀式讓人注視的原因,乃在於印度詭計展示其軍事實力,通常只有一位外國政要會遭到貴賓禮遇,但此次印度卻約請東協十國的帶領人出席此一活動,都奉為高朋招待,顯見印度將來的交際成長將以東協為焦點

然而,東協十國也清晰知道印度的詭計,為何東協十國還是願意加入隔天的閱兵儀式?主要在於東協也試圖利用印度的「東進」(Act East)計謀、美國的「自由印太」做為主要的掣子,進行亞太的均衡策略。xyz

一方面可以擴大印度市場,另外一方面可以結合印度,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闡揚制衡中國的結果。畢竟中印處於堅持關係,在中印之間採取均衡策略,對東協的發展策略最有利。

「東進」可以連結東協與美國「自由印太」戰略

1992年印度總理拉奧(P.V. Narasimha Rao)提出「東望」(Look East)政策,首要是想增強與東南亞和東亞區域的合作,避免被邊沿化。「東望」不但是印度對外經濟政策的改變,更是由印度洋轉向承平洋的計謀推動。

這一期間,印度與東協的區域合作首要集中在商業及投資上。後來因為新加坡及日本的區域計謀運作下,印度逐漸加深與東協的合作,如1996年印度到場東協區域論壇(ARF)、2002年確立東協-印度向導人峰會機制、2003年入手下手東協-印度自由貿易商洽。目前印度已經是東亞峰會(EAS)、東協區域論壇、東協防長擴大會議(ADMM-plus)的個中一員,印度與東協列國在各個合作機制上已有相當水平的深化。

20141113日印度總理莫迪列入東亞峰會時,正式提出將印度的「東望」(Look East)政策改變為「東進」(Act East)政策,並以「三個C」為發展策略:即貿易(Commerce)、聯通(Connectivity)與文化(Culture)。合作的重心將在根蒂根基舉措措施、製造業、商業、就業手藝、城市改造、聰明城市、印度製造、區域合作及其他倡議上的合作,乃至包括到軍事合作等。

印度在中南半島的成長更為積極,印度為了對抗中國倡導的「一帶一路」倡議,大力推動湄公河與恆河道域國度的合作,如與寮國、柬埔寨、越南、泰國、緬甸簽署《湄公河-恆河合作動作計畫》;也跟孟加拉、印度、緬甸、斯里蘭卡、尼泊爾、不丹和泰國構建經濟合作組織(MASTEC-EC);並提出孟加拉灣手藝和經濟界限合作倡議(BIMSTEC)等,具有高度的區域成長企圖心。

另外,印度也在中南半島上進行陸運的鏈結,估計到xyz2020年將完成從印度曼尼普爾邦的莫雷(Moreh)、緬甸實皆省的德穆(Tamu)、泰國來興府的美索(Maesot),快要長達1,400公里的國際高速公路,將來還但願納入柬埔寨、寮國及越南,進一步強化南亞與東南亞兩個區域之間的鏈結。xyz換言之,便是連結由日本在中南半島主導的東西經濟走廊,再連結到印度的跨國高速公路計劃

是以,從印度「東進」的發展方向來看,勢必與美國鞭策的「自由印太」對接與融會,是以可以將「東進」政策看成「自由印太」計謀的現實政策與動力。在將來美國可能會行使「自由印太」四方會談(美日印澳)的機遇,協助印度發展「東進」計謀。

東協利用「東進」戰略均衡亞洲勢力

東協各國除了越南以外,其餘的列國對於中都城採取中立或偏中國的立場,特別是在中國「一帶一路」倡議下,均遭到中國經濟向外拓展的雨露恩惠,而在交際場合城市幫中國說幾句好話。但是為何東協十國仍是願意冒著被中國誤解的風險,還願意加入中國死仇人印度的閱兵儀式?

究其因,在於東協最近幾年來憑藉自身特別的計謀位置和快速的經濟增長,已成為列國競相爭取的合尴尬刁難象。今朝除中國和印度外,東協還與日本、韓國、俄羅斯、美國、澳洲等國,建立起雙邊峰會對話機制。固然在美國川普上台之後,對於亞洲計謀的扭捏不定,讓東協各國產生對美國要脫離亞洲的疑慮。

然則美國在201711月東亞峰會提出「自由印太」計謀以後,讓東協列國好像吃了一顆定心丸。加上東協列國自己的平安挂念,對於中國仍是有相當水平的思疑與不安,是以在亞太區域成長上照舊會採取「平衡」的交際戰略,如印尼在高速鐵路的成長上,雖然將首雅觀加達和萬隆之間的高速鐵路直接給中國建造,然則另外一條的雅加達到泗水的鐵路卻但願由日本承作來渙散風險,這類狀態也産生在泰國,曼谷到清邁段給日本承接,而曼谷到儂開的高鐵原則上給中國建造;越南在今年1月時,也公然暗示迎接印度在南海越南專屬經濟區,進行油氣田投資,並隨時迎接印度海軍軍艦會見越口岸。

2018年東協的輪值主席新加坡總理李顯龍,在新加坡交際部舉行的新年聯歡講話中重申,對於1967年締結東南亞共同體的最初信心,強調東協這個組織要讓此地域國度免受國際動蕩的衝擊,呼籲東協成員必需精誠團結,透過集體氣力在國際舞台上爭奪談話權,即可以知道東協一直以來的交際策略立場。

正如2005年,新加坡總理吳作棟所言:「亞洲為一架大型噴氣式客機,東南亞十國是底座,印度是一個機翼,中國組成另一機翼」。只是從目前的事態來看,這一架飛機的一側機翼-印度,必需換成「自由印太」這一個噴射力道較強的機翼,才有可能讓整個東協,乃至全部亞洲安穩地遨遊飛翔

將來可以預感,東協在本年的輪值主席新加坡的主導下,仍會一本東協初衷,不會在地緣競合中隨意馬虎「選邊站」,未來東協在交際的運作上,仍可能會有新加坡的「大國計謀」影子在其中。最少在一手接待中國一帶一路的介入,另外一手必將也會拉緊美國、日本、和印度的手,共同為東南亞區域的平安、穩定和成長來背書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Yahoo論壇】接待您投稿!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?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!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。投稿去—–>https://goo.gl/iy5TCA



以下內文出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3%80%90yahoo%E8%AB%96%E5%A3%87%EF%BC%8F%E5%AE%8B%E9%8E%AE%E7%85%A7%E3%80

    brucel27h46p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